懒癌患者许言

Fallin


-各种cp大乱炖
-cp洁癖请绕道
-希望你们喜欢吧

-王位-
窗外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
照射进屋内。
魏巡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偏头看了看沉睡的爱人,
伸手揉了揉酸痛的腰,
嘴角边扯起一丝不经意的微笑。
转身下床,伸了个懒腰。
轻轻走进浴室,旋上门钥匙。
王梓宁是被浴室里的水声唤醒的,
摸索着起身。
这时魏巡从浴室出来,
水滴从发梢落在精致的锁骨,
宛若最好的催情剂。
伸手把他拉回自己怀里,
在耳后亲吻,手指划过小腹。
盯着他颈脖的弧度,
只想进入他的身体。
听他呻吟,低声尖叫。
在他耳边轻笑,
听他说“我要”
清晨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
模糊而清晰,
看他眼中的情欲作祟,
手在危险地带撩拨,
起火,
自焚,
一起坠落。


-榕毓-
尹毓恪和往常一样,
坐在窗台前,开着电视刷着微博。
翻到黄榕生刚刚发的微博,
“送给你们的,起床铃/并不简单”
尹毓恪把耳机插上,
听着耳机里黄榕生刻意压低的声音,
心尖一颤,
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出“不要脸。”
自己却悄悄红了脸,
赌气般的把手机扔到一旁,
光着脚走到冰箱拿出一瓶冰啤酒,
手机突然响了。
尹毓恪连忙跑回窗台边,
接通了电话。
“恪恪……”
声音在脑内,过电。
“你干嘛?”
“我想你了。”有些疲倦的声音,
空气都染上了情色的味道,
他的声音,代替他。
视奸他的身体,
抚摸他的脸庞,
手,听从他的调遣,
游走在他身体的,
每个角落。
濡湿的指尖,
亲吻的欲望,
勾出一声声甜腻婉转的喘息。
高潮,
余韵,
“黄榕生你很坏。”
“不得不承认,你喜欢……”


-允鑫-
这个城市下雨的第四天,
杨梓鑫窝在王广允怀里玩手机,
王广允独占着电视,
窗外的雨还在下,
空气中充斥着潮湿的气息,
王广允有些昏昏欲睡。
杨梓鑫突然有些燥热,
却分明不想喝水。
想要,他。
扭头看了看睡着的王广允,
有个坏点子蹦了出来。
用衣服绑住他的手,
在唇边落下一个轻飘飘的吻,
扯开他的领口,
恶意的在锁骨上留下一排牙印。
王广允疼醒了,
刚好对上杨梓鑫的眼睛,
去他妈的矜持。
“梓鑫儿,手……”
“这次,换我来”湿热的气息,
以及,
身下的欲望,爱人嘴边的微笑。
诱人的娇呻,
无边的欲火。
杨梓鑫青涩的吻技,
柔软的腰肢,
让人心动,
沉溺。


-晔镔-
一个难得没有工作的夜晚,
赵晔自然窝在家陪着陈玮镔,
结果今天陈玮镔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
要拉着赵晔在家里看鬼片。
陈玮镔缩在毯子里,看着正在调电视的赵老师,
笑的如同思春期的少女。
赵晔调好电视,也缩回了毯子里,
陈玮镔“噌噌噌”的爬到赵晔怀里瘫着,
用毛绒绒的头顶蹭蹭赵晔的下巴,
在电影进入高潮的时候,
赵晔感觉怀里的人又往里钻了钻,
不禁失笑。
把他拎起来转而面朝自己,
“小孩,害怕还要看鬼片,不怕做噩梦啊。”
陈玮镔撇了撇嘴,
“因为看鬼片可以光明正大的吃你豆腐。”
无可奈何的揽住小孩的腰,
“吃豆腐早说啊,咱今晚床上见。”
陈玮镔做了个鬼脸,
“不见,太晚了!”
“这可由不得你……”气息在陈玮镔耳边流连,
一个细腻绵长的吻,
轻飘飘的搭在爱人胸口的手,
成了点燃欲火的最后一根木柴。
陈玮镔在赵晔肩膀上留下一个牙印,
赵晔在陈玮镔颈间落下一串吻痕。
他被压在落地窗前,窗外的城市大雨滂沱。
赵晔抱着陈玮镔,做着长长的爱。
陈玮镔低喘呻吟,无声呐喊。
赵晔低吼缠绵,低声咆哮。
所谓爱情,
不过爱与情欲,
他泛红的眼角,
被汗水浸湿的发梢,
在赵晔眼里都和情欲挂上了钩。
颤抖的娇呻和上扬的尾音,
口干舌燥,如同导火索一般。
空气里淫靡的气息,
两个交叠的身影,
窗外大雨的城市,
时间定格,倒流。
回到了他们相遇的那个夏天。

-END-

-一直找不到时间码字,所以拖了很久。
-原来是给自己的生贺,硬生生拖了一个星期。
-最后,望诸君喜欢。
-我爱你们

爱你这点小事—【1】相爱


-终于写完了/叹气
-爱你这点小事可能是个系列
-其他的就等我慢慢写
-写的不好
-你们就瞎几把看看吧


嗨,我一直在这呢


接到尹毓恪电话时,养鸡有些许恍惚,
火急火燎的赶到了酒吧门口,
对了一下手机上的地址,
嗯,没错。
叹了一口气,
进门就看到自家幺幺和王南钧在舞台上瞎蹦跶,
尹毓恪在台下假装不认识他俩。
肯定是喝大了。
养鸡果断一个箭步冲到台上,试图把幺幺扯下来。
杨梓鑫茫然的看了一眼抓住自己的人,
看到是养鸡就开始嘿嘿嘿的傻笑,
还要扯着鸡哥一起蹦哒。
“我的傻幺幺诶……”养鸡一把抱起杨梓鑫走下台。
叮嘱尹毓恪一定要拉住王南钧,
尹毓恪看到台上的人大有几分要跳脱衣舞的架势,
赶紧走上台去拉人,顺便通知男朋友。
杨梓鑫喝的有些晕乎,养鸡把他抱到门口。
马路对面有一辆黄包车,
杨梓鑫扯了扯养鸡的衣袖,只见他点点头。
然后两个人坐在黄包车上,
在午夜的大道上,“吱悠吱悠”的晃着。
杨梓鑫兴奋的想尖叫,
养鸡捂住他的嘴,
结果被他一口咬住手心,疼的倒抽凉气。
始作俑者笑的像只偷腥的猫,
养鸡一把扣住他的后脑勺,
交换了一个漫长的舌吻。
一百多斤的人了也没有稳重一点,杨梓鑫想。
……
两个人坐在屋顶上,
初秋的夜晚还是有些凉意,
只穿了一件单衣的杨梓鑫缩在养鸡怀里。
杨梓鑫听见了远处楼房里的狗吠,
手机微信消息的提示音,
赶在养鸡开口前,杨梓鑫咬住了他的下嘴唇。
薄荷糖的味道。
杨梓鑫又固执的撬开他的牙齿,
扫过他口腔的每个角落,
捡拾到的,
是漱口水和薄荷糖缠绵过后的余味。
……
后来,每当杨梓鑫想起那个夜晚。
就会想起薄荷糖,
沁人心脾的凉意夹杂着甜腻的味道。
这时他总会扯一扯爱人的衣袖,
缠着他让他给自己买糖。
他爱人很宠他,
几乎是有求必应。
我问他,
他跟我说,
虽然那天晚上,
他身上酒气很重,
可是杨梓鑫亲她的时候,
他看见他的眼睛,
亮亮的,很好看。
说完,
杨梓鑫又跑来要糖吃,
养鸡捏了捏他的手,
凉凉的。
把杨梓鑫搂在怀里,
听他在耳边叽叽喳喳的讲些有的没的,
把脸埋在他的颈间,
贪婪的闻着他身上的气息,
水蜜桃味的。
抬头看见杨梓鑫亮亮的大眼睛,
他突然笑了,
“真像个孩子。”
……
世界走走停停,
而我们,
一直在这里。

—FIN—





-我不能亲你
因为这会成为我的一种习惯
我戒不掉的习惯

陈玮镔小小的身子陷在沙发里,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视里那个在舞台上的少年,
心里涌起一阵难以言喻的感觉。
他推开门,看到王南钧从电梯里走出来。
依然是没有表情。
陈玮镔看着王南钧的脸,
突然有些难过。
他转身去了厕所,
没有看到王南钧脸上露出的微笑。
他好像从来没有说过喜欢我,陈玮镔想。
眼泪一滴一滴的砸在地上,
低低的抽噎着,不停地用手擦拭着眼泪。
来踢馆之前,他在无数个不眠的夜里想起王南钧…
想起王南钧的脸,
王南钧笑起来很好看,可是他从来不喜欢笑。
陈玮镔想起了在夜里练习过很多次的告白,
他甚至连王南钧的回答都想好了,
嗯。
也是,自己是他什么人呐。
陈玮镔笑笑,回宿舍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
王南钧的脑海里回放着陈玮镔转身离开时的神情,
这个傻子。
他微笑着挡下了雨雷伸过来的手,
起身走出了房间。
漫无目的的在走道里晃悠,
不知不觉走到了他们一起住过的宿舍门口,
推开了门。
看到了缩在窗台旁的陈玮镔,
小小的,
让人想抱一抱他。
王南钧走到陈玮镔身边,
蹲下来揽住了陈玮镔瘦弱的肩膀,
陈玮镔吓得抖了一下。
可爱极了,王南钧想。
王南钧捧起他埋在臂弯里的脸,
脸上糊满了泪水,
王南钧用手抹去他的眼泪。
“玮镔…”王南钧把脸埋在陈玮镔的颈窝。
陈玮镔像是愣住了,
过了好久,
抬手揉了揉王南钧的头发。
嗯软软的,是王南钧。
“南钧er……”陈玮镔把鼻尖凑在王南钧的发顶,
“我喜欢你。”
陈玮镔呆住了,
手指僵在王南钧的头顶。
王南钧抬起头,
用鼻尖轻轻蹭着陈玮镔的鼻子,
“你每次问我,
你爱不爱我的时候,
我都很想告诉你。
我爱你,
那种除了你什么都可以没有的感觉,
折磨了我好多个夜晚。”
陈玮镔突然笑了,
紧紧的抱住王南钧,
“南钧er,
你知道吗,
我很早之前就喜欢你啦。
你不会回答你爱不爱我这个问题,
但是却会伸出手让我牵。
我恨不得告诉全世界,
你王南钧是我的人。”
王南钧一把扣住他的后脑勺,
唇舌相接,
陈玮镔的嘴唇软软的,
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奶香味。
真像个孩子。
一吻过后,王南钧拉起陈玮镔的手。
“你现在可以告诉全世界,
我王南钧,是你的人了。”

一个短小的脑洞

–借了阿琴太太的人设和背景写梗
–不要问我为什么老是欺负四弟,因为他可爱。
–没有车,真的没有车。
–大概是一个粗略的脑洞。

晚饭后的showlt依旧吵的要死。

四弟拖着老大闹腾老三跟在后面踹他屁股。

老幺两耳不闻窗外事,心里只有王者荣耀。

鸡哥窝在老幺旁边,冷静的看老大陪着老四胡闹。

闹了一会儿之后,老三以吃完饭后要做运动把老大带走了。

鸡哥陪老四胡闹了一会之后拎着幺幺回房了。

老四可怜吧啦的坐在客厅,思考人生。

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些东西,嘴角勾起了一个得意的微笑。

老四悄咪咪摸到鸡哥房门口,耳朵贴近房门。
听到了屋子里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咳】

深呼吸,

“梓鑫梓鑫,颤抖颤抖,哦~哦~哦~”

老幺愣了一下“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
笑趴在床上。

鸡哥穿起裤子,抄根棍子就出去打老四。

从一楼打到二楼,那惨叫声。
冲上云霄。
余音绕梁。

“王广允你个小兔崽子!”

老三抄根棍子从二楼冲下来,和老二一起揍老四。

隔壁的住户表示想要搬家。

老幺靠在门边,朝老大挥挥手“大哥要瓜子吗?”

老大摸摸鼻子,摇了摇头。

今天的show lo team依然,相亲相爱。
说完我自己都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