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期限

我永远屈服于温柔

The Special Date

花吐症患者水x女装蓝


非典型双向暗恋


一篇酒精上头的作品

一个酒鬼吟出的乐章


BGM:亦是此间少年-枯木逢春


“别惊动我爱的人,等他自己情愿。”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喻文波开始频繁地进出训练室,夜晚被子里闷闷的咳嗽声。王柳羿问过,喻文波也只是沉默,然后在王柳羿转过身时,将口中的花瓣吐在手心。

王柳羿总是看见喻文波盘腿坐在床上,来来回回地翻看手里的盒子,神神秘秘的。

直到王柳羿生日那天,喻文波轻轻的把盒子放在桌角。

“生日快乐。”

王柳羿伸手抚过柔软的缎带,喻文波的声音比往常沙哑几分,他有点失神,这好像是喻文波近日来少有的开口说话。回过神,余光却是瞥见上中野凑在一旁窃语,脸上带着奇怪的笑意。辅助只是耸了耸肩,专心玩弄起了眼前的包装盒。

生日宴,和往年一样没什么新意。唯一奇怪的就是成了年的小AD一反往常的独自窝在角落,手边空出的酒杯。

王柳羿有些气闷,于是小寿星悄悄地抱着礼物提前退场。结果就是众人找不到寿星,于是差沉默的阿水去寻。喻文波走出房间,一瓣鲜红葬在墙角。

喻文波在房门口迟疑了许久,蹲下身用力咳净了喉间最后一片花瓣,起身推开了门。

房间里空空如也,浴室里传出水声,滴答滴答好不热闹。喻文波反手锁上了门,慢慢地走到浴室门前,指腹触上冰凉的把手。

“蓝哥?”浴室里的水声戛然而止,“蓝哥我想跟你说个事儿。”然后空气似是凝固了一会,“你等我一下。”空调风盘踞在房中,夹杂着丝缕清香,许久,浴室的门发出老旧的吱呀声,温热潮湿的水蒸气涌入干燥的屋内,寒暖流碰撞挤压,银河被颠倒,海洋闯进天际泛起云烟。

喻文波感觉有什么又要从喉咙里挣扎着涌出,忙不迭转过身,轻飘飘落下一片炽红。再回身,奶白色浴袍的心上人施施然立在那儿,发梢还带着未干的水珠,“蓝哥,我......”“喻文波,这就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语气三分调笑七分羞恼。喻文波慌忙抬眼,却见浴袍垂落。

黑色的吊带抹胸映衬着久不见日而略显苍白的皮肤,蕾丝点缀裙摆,轻纱包裹腰身,黑色丝袜缠绕,从脚尖到发丝的迷人。

王柳羿背在背后的手心握着一管润滑剂,眼尾泛红,眉间盈盈。然后宛若一缕情丝扰人魂魄,一刹那的失神,肺里空气抽尽,喻文波猛地弯下身开始剧烈的咳嗽,沉积在喉间的花瓣纷纷扬扬的。

恍惚间一只温凉的手一下一下的抚过他的后背,胸口传来清晰而剧烈的痛感,仿佛有什么在破土而出。

不知过了多久,喻文波只觉痛感慢慢的消散,睁开眼,那人逆着光,像是越过了荒凉寂寥,温柔而坚定的站在他身旁,等喻文波喘匀了气儿,接过王柳羿递上的水。

“是哪家小姑娘让杰克哥这么挂念。”轻笑着开口,到嘴边却是不知怎么的变了味儿,目光飘飘然落在遍地盛开的海棠花。

还真是……王柳羿摇了摇头,一言不发的立在一旁,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再回神,却是被喻文波捉进怀中,哑着嗓子,一声一声的唤,“蓝哥…”

接着更加用力的将王柳羿揉进胸膛,近在咫尺的气息,“王柳羿。”王柳羿抬手悬在了他的后背,然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回抱了他。

“我在呢。”


然后的一切似乎是顺理成章,喻文波的吻细碎的落在王柳羿颈间,锁骨。保养的细嫩柔和的手在蝴蝶骨上打转,空调的存在似乎失去了意义。

当喻文波的手握住半勃的性x器,一丝诱人的喘息飘落,击碎了喻文波仅剩的理智。18岁的大男孩急切的将手探向那个地方,“等……”王柳羿还保存着一丝理智,在被褥间摸到了刚刚在拉扯中掉落的润滑剂,丢给了喻文波。

“我看你是想疼死我…”喻文波轻柔的将润滑涂在了股间,指尖却是在入口打转徘徊。

“蓝哥,你准备的那么充分,是不是早就对我有想法啊。”然后赶在那人开口前将手指送进体内,把王柳羿的话堵在唇边,化成一声轻吟。

在将第二根手指放入那个狭小的甬道时,喻文波摘下了王柳羿的眼镜。“嘶…喻文波!”然后下一秒眼角落下一个吻,“看着我,蓝哥。”

哪怕在确保王柳羿做好准备之后再进入的喻文波还是让王柳羿落下的泪珠,喻文波缓缓的抽动着,轻轻地抹去了王柳羿眼边晶莹,王柳羿抬手点上了殷红的唇珠。

“喻文波,亲亲我……”

那人却摇摇头,握住了王柳羿的腰肢,再然后王柳羿就渐渐失去了意识,只记得在最后入眼的那个略带歉意的目光。


王柳羿做了个奇怪的梦,喻文波的手抚过他的脸庞,喉间长出的花铺满了狭小的单人床,他的眼角眉梢,和最后一句。

“晚安,蓝哥。”

他挣扎着从梦中清醒,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满屋的情香还能证明有人。零落的花瓣,从浴室到窗前,铺成一条浪漫又血腥的花路。

王柳羿踩上那条鲜红的路,花瓣灼烧着冰凉的脚底,他一步一步的,走向那个紧闭的门。

打开门,他看见那个少年蜷缩在角落,身前遍地花开。王柳羿慢慢的走向他,最后拉住了他的手,交换了一个漫长的吻。

然后王柳羿用力的咳了起来,最后那朵海棠花落在地上,喻文波用力的抱住了他。


“何为深爱?”

“斟酌,克制,意难平……”



-OOC属于我美好都是他们的

-2k字不到的小破文望各位笑纳

-祝诸位2019万事胜意

微光

妈耶被屏蔽五六回

我很顽强
我jio不认输

链接走评论啦

然后表白鲸鱼姐姐和曲岫姐姐
我爱她们
@大鲸鱼 @曲岫 

旧事重提(演员祺x导演鑫)

  ”我在他眼中,走过了宇宙的光怪陆离"


    北京的冬,总是伴随着扬扬洒洒的雪。一束光,透过厚厚的云层照在他身上,他似乎有些出神。“丁副导,导演找您。”他回过神,那束光早已悄悄的没入楼宇间,恍然似梦。   

 丁程鑫看着导演身边的人,有些愣住了,大概是不太敢相信会在这里遇见他。轻轻摇了摇头,手上攥着的剧本微微发皱“之前那个演员档期撞了,于是推荐了嘉祺来。”导演接过丁程鑫手中的剧本,“嘉祺,这位是丁副导,你们好像是校友吧。”马嘉祺脸上的假笑丁程鑫像是见怪不怪,皱了皱眉。“马老师好。”丁程鑫的声音轻轻的落在马嘉祺的耳边,牵动了他最不想忆起的画面。   

    两年前的那个雪夜,丁程鑫转身离去的背影,凄婉又令人心酸。   

    马嘉祺看着坐在身旁的丁程鑫,神色复杂。“这个剧本......”“我看过了。”突然被打断的丁程鑫有些恼火,抬起的手眼看就要打到马嘉祺身上了,却停了下来。他看见了马嘉祺的眼神,澄澈而多情,温柔的如同落在心上的白月光。   

     “晚上,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丁程鑫恍了神“嗯?哦......好。”然后是无言的沉默,马嘉祺看着丁程鑫,丁程鑫低头看着剧本。   

    别扭极了。    

    这份沉默一直持续到刘耀文出现,他一蹦一跳的蹦跶到两人身边“小马哥?”马嘉祺笑了笑,抬手揉了揉他的发顶。不知怎么的,丁程鑫有些窝火,抬头局促的笑了笑。“如果有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刘耀文这才注意到这人,顿时呆了。    

    他还记得两年前的那个晚上,马嘉祺眼眶泛红,轻轻的对他说。“有些爱,终究不敌岁月,你不懂。”月光飘落在他的眼睛里,他的眼睛里啊,都是丁程鑫。   

     马嘉祺起身拍了拍刘耀文的脑袋,“走了,导演叫我。”刘耀文目送着他的背影,似乎每一步都带着重逢的欢喜与无名的悲伤。他有些茫然,真的.....不懂吗......    

    丁程鑫坐在监视器前,静静的望着屏幕上马嘉祺的脸。他的一举一动都能自然而然的牵动人心,多难忘。他想着,伸手在屏幕上戳了戳,他指尖落下的地方,有马嘉祺弯弯的眉眼。  

     拍摄的间隙,马嘉祺悄悄的走到丁程鑫身后,丁程鑫正皱着眉头,摆弄着手上笔杆。马嘉祺在他身后站了一会,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丁导,吃颗糖吧。”丁程鑫有些措不及防,下意识伸手去接。冰凉的指尖与温热的掌心相触,心猿意马。“谢啦。”丁程鑫心里的那只小鹿撞的头破血流,他低下头在心里暗骂自己不争气。马嘉祺望着他微微泛红的耳垂,小虎牙不听话的跑出来兜风了。 

    天色一点一点暗了下来,温润的月光爬上枝头,刚刚停息的雪又下了起来,一天漫长的工作也告一段落。丁程鑫摇摇晃晃的走出片场,正望着月亮感慨。忽的看见站在路灯下的马嘉祺,眼神温柔的能掐出水来,马嘉祺在笑。那一刹那,万家灯火都为之黯淡。“走吧。”丁程鑫抬手拢了拢大衣,小碎步跟了上去。   

    雪花轻轻柔柔的落在他们身上,丁程鑫看着眼前的一切,心底有一丝不明的情绪溜了出来。这个世界好温柔,不,有他在的世界好温柔。   

     马嘉祺在点菜,他点的菜全是丁程鑫喜欢吃的。丁程鑫光是听着菜名就很开心,手指在衣服上挠啊挠。点过菜后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马嘉祺双手托住下巴,隔着桌子望着丁程鑫。菜陆陆续续的上了,丁程鑫看到那些冒着热气的肉,眼睛都亮了,乖乖的吃了起来。马嘉祺没有动筷子,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丁程鑫。从发梢,到如画的眉眼,白净消瘦的脸庞。那一瞬间,占有欲开始疯狂的烧灼马嘉祺的心,如果当初没有放手,是不是就能一直陪着他了呢?   

   丁程鑫一抬头,直直的撞进了马嘉祺的眼睛。他眼中有星星点点的光芒,明亮的让人心慌。“丁程鑫,”马嘉祺的眉眼缱绻,“以前的事.......”丁程鑫怔住了,过去的美好与分离的苦痛纠缠在心头。“如果你约我出来是想旧事重提的话,那我们还是不要见面比较好。”丁程鑫起身离开,马嘉祺来不及阻拦。呆呆的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只剩下苦笑。    

   丁程鑫回到房里,低头看向手腕处那个“7”的纹身,突然觉得心脏有些刺痛。不愿旧事重提,也许是害怕,害怕那些他不愿回忆的过去,再一次,把他伤害的面目全非吧。泪珠滚落在手腕上,滚烫的炽人。    

    关于他们的分别,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大概是马嘉祺以为丁程鑫还在怀念过去,过去的他对丁程鑫的好,便亲手把自己和丁程鑫推入痛苦中吧。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就算两人在片场相遇也是无言。打破这个局面的,是马嘉祺的经纪人,他老人家看了剧本觉得马上要拍的那一段一定要改。丁程鑫站在马嘉祺的休息室里,手上攥着一份被涂改了很多次的剧本,他觉得改来改去都不如最初的好。可那位经纪人怎么都说不好,场面僵持不下时,马嘉祺悠悠的开了口。“那就把两个版本都拍一遍,看看效果不就行了。”丁程鑫有些诧异,“太......麻烦了吧。”马嘉祺站起身,拾起手边的棒棒糖递给丁程鑫,拍了拍他的肩。“你写的东西,肯定不会差,也是值得一试的吧。”    

    丁程鑫坐在监视器前,遥遥的望着在远处默默调整情绪的马嘉祺。为了进入状态,马嘉祺托经纪人买了瓶酒,坐在片场的角落一口一口的喝。脑海里盘旋着的,是丁程鑫的摸样。他很快调整好了情绪,走入了片场。    这场戏大概是醉酒之后的表白,“第34场第一镜第一次,Actions”马嘉祺望着女主角的脸,不知怎么的,丁程鑫的摸样突然映入脑海。“你还爱我吗?你说啊!”马嘉祺自嘲的笑了笑“不对,是你有没有爱过我?”    

   马嘉祺拿起手边的啤酒瓶子,发狠的朝地上砸去,“你说,你当初离开,我没有说过一句。说在一起的是你,说分手的也是你。你有没有想过,只要你稍微勇敢一点,我们就能在一起。有没有想过啊!”    

   丁程鑫看着监视器里他的脸,脑子里突然一片混乱,马嘉祺的话,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心上。是啊,马嘉祺一直是那爱着他的人。他跑去洗手间,用水一遍遍冲洗着脸,他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丁程鑫,嘴角牵起了一个完美的假笑。   

    “别笑了,真的不好看。”丁程鑫猛地转头,马嘉祺倚在墙边看着他。“丁程鑫,我真的很爱你。不管我们的过去,或者说你的过去,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丁程鑫突然好想扑进他的怀里,他确实也这么做了。    

   “马嘉祺,你说我们千回百转是为什么?”   

   “因为你是丁程鑫,我是马嘉祺,我们终将彼此纠缠。”


-END-


 -写得比较仓促,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不过还是希望各位喜欢

 -大概还会有番外,不过要等很久了哈哈哈 

-这是我的党费(递